Skip to 美中全球议题对话项目 Full Site Menu Skip to main content
2018年5月10日

Responding To: 应对流行病与全球移民

抗击新发感染的全球前沿:中国广东的禽流感防控

Michael Stoto教授,乔治城大学

中国广东省是全球抗击新发感染的前沿,特别是抗击禽流感方面。广东省有1.1亿人口,是一个人口稠密、由众多密集的特大城市和小农业区组成的省份。广东居民比中国其他地区的居民消费更多的鸡肉,并且更偏向在活禽市场购买,这加速了流感病毒的出现和向人类的传播。同时,广东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枢纽,是一个重要的制造业地区。这里有许多国际移民和旅客,特别是来自非洲的移民和旅客——这些因素都导致广东成为了最能引发全球新型流感的病毒培养皿。

广东已成功地出台了应对这些挑战的公共健康措施,为中国其他地区及世界其他国家提供了可借鉴的资料。广东的公共健康“体系”是一套建立在国家、省、区、社区各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CDCs )的层级体系。在各级,这些疾病控制中心与涵盖公共健康诊所、传染病医院和包括负责粮食和农业的其他政府部门的一系列复杂的等级化机构合作。该省在应对2013年在中国出现的H7N9禽流感病毒的经验说明了该系统的工作原理。

该系统的第一个组成部分是全面的实时监测。通过网络系统,收集社区诊所和医院、CDC实验室网络以及医院微生物实验室的病例报告。各级疾控中心还在家禽农场、活禽市场和类似的地点进行环境监测,并同时观测那些在这些地点工作的高危群体。监测系统定期提供流行病学报告,记录病例的人数、人口特征和地理位置以及病死率。CDC还开展了基于发生事件的媒体监测(监控电子邮件,微信和彩信)。

在病例监测和实验室网络的基础上,广东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得以提供及时科学风险评估。评估分为向关键病原体进行的定期评估,以及对紧急情况进行的快速深入的风险评估。

监测数据和风险评估使得相关部门可以采取快速有效应对,控制疾病的爆发。例如,广东省为控制人类H7N9风险,在活禽市场管理策略方面采用了四个响应级别。常规预防级别依赖于“三一”政策:每天清洁消毒,每周一次彻底清洁,每月一次市场关闭。环境控制级别分为临时市场关闭和消毒。一旦出现零星的人类感染的证据,则将会进行市场消毒和家禽隔离。若此类事件持续发生,将导致该地区所有市场暂时关闭。

笼统地说,广东对H7N9禽流感采用了四级防控和风险管理策略,其实施部分取决于可用资源。广州和广东大部分地区处于“控制风险”层级,这包括对家禽笼和运输车辆进行消毒、加强对活禽批发市场的管理、设立指定屠宰场、重整活禽市场以及在家禽市场严格执行“三一零”政策。
广东深圳市(以及邻近的香港)处于最高防控层级:“消除风险”。这包括对家禽养殖场加强管理、集中屠宰场和市场、对活禽批发市场加强管理、关闭城市和农村地区的活禽市场、以及依靠冷冻的新鲜家禽产品。

疾控中心的科学评估也为积极准确的干预提供了基础。例如,样本病毒的空间系统发育分析表明,2015年H7N9在广东中部地区的第三波爆发最有可能是源于当地已存在病毒而非其他地方的病毒侵入。因此,活禽市场干预不能完全阻止H7N9病毒的持续存在和传播[1]。

最后,所有防控手段都依赖于多边沟通。在中国,广东疾控中心是国家急性传染病预防和控制公共卫生应急响应小组及PulseNet中国的组成部分。广东地区中心实验室通过研究课题与外界机构进行科学合作。在国际方面,广东疾控中心是世界卫生组织新发传染病监测研究与培训合作中心(WHO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Surveillance, Research and Training Collaborating Center),并与全球公共卫生情报网(Global Public Health Intelligence Network)、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成员(Global Outbreak Alert and Response Network)合作。此外,广东疾控中心还通过分享每月检测报告和具体的疾病报告与邻近的香港和澳门进行合作。他们举办年度会议以促进协作,并为公共健康领域的专业人员提供了探论潜在威胁和干预方法的机会。

[1]  Wu, J., et al., Effect of live poultry market interventions on Influenza A(H7N9) virus, Guangdong, China.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2016, 22(12):2104-2112.


Other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