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美中全球议题对话项目 Full Site Menu Skip to main content
2018年2月9日

Responding To: 中美气候合作的未来

全球气候由谁主导取决于如何定义全球气候领导力

Melanie Hart

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取决于我们如何定义全球领导力,这有几个不同的方面值得考虑。中美两国对全球气候协议的形成做出了贡献,也在全球清洁能源行业赢得了市场份额。

在全球气候谈判方面,我们确实已经签订了《巴黎气候协定》,但在该协定的执行方面我们仍在努力。政策透明是我们应关注的问题之一,中国在此方面的看法与美国不同。我们认为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应遵循与我们相同的标准,提供可核实的高质量数据,但美国的这些标准却很难在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推广实施。再加上特朗普总统宣布脱离巴黎气候协定,美国在国际谈判领域的领导地位肯定已在下滑。

另一方面,我们应该问,由谁提供促进巴黎协议履行的清洁能源产品? 这些清洁能源产品将在未来十年内向世界上近200个国家提供,这将是一个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市场。中国渴望主宰这个市场。如果美国的做法使我们不再是未来清洁能源的创新者,那么中国代替美国提供这些技术的可能性就会增加,对我们形成隐患。这是我定义为全球气候领导力的两个方面,美国在这两个方面的领导力都在丧失,但并不是说这种现状是无法逆转的。我们非国家层面的领导人正努力地向国际表示,美国作为一个整体仍是气候协议的一部分,我们仍然深知,在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方面,地方的利益与进步和全球是一致的。但愿2020年后我们仍能回到应对气候变化的正轨上,也希望届时我们能有机会弥补损失。

Melanie Hart是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资深研究员及中国政策主任。她 是中美全球议题对话项目气候变化研究小组的成员。


Other Responses